關於部落格
  • 423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文章

第一次遇到他,是在學校的網路。 大學新鮮人,對於BBS的文化,都有股好奇和瘋狂,小淨也不例 外。 還記得第一次註冊ID時,她拼命想著要取什麼名字。 決定用「淨」的英文發音,Gin,可是又嫌太男性化,決定在後 面加上a,「Gina」念起來像是 「吉娜」,這樣她才稍微滿意了。 接下來,她又為了暱稱而絞盡腦汁,一旁指導的學長看到學妹動不 動就停下來思索下一步驟,不禁嘲笑她。 「學妹,不要優柔寡斷啦,暱稱以後還可以改,先隨便想一個, 等一下還要教妳怎麼寫信箱住址,和回認證信。」 「學長,這叫做深思熟慮ㄇㄟ,第一次暱稱要慎重啊。」 學長露出無可奈何的微笑,轉過頭去繼續跟他的網友傳訊息, 「那…妳想好再告訴我!」 小淨撥了撥頭髮,檢視著心頭流過的每一個字, 「決定了!小美人魚!」 「為什麼叫做小美人魚啊?因為喜歡這個故事嗎?」學長正跟網友 忙著,頭也不回的問到。 「一半一半啦,是很喜歡這個故事,而且你不會覺得我很像小美人 魚嗎?」 小淨轉過頭來,微扭身軀,半邊長髮逸到胸前,做出美人魚在海岸 梳頭的美妙姿態。 學長看了看她,眼神透露出一絲驚艷,不過薑不愧是老的辣, 他馬上恢復正常,說「取好了,那我要開始教妳填E-mail信 箱了。」 就在他們填好了註冊單,送出的剎那,螢幕底下突然亮出了一行字 。 『★cliff:小美人魚,妳好啊!』 小淨一時愕然,「學長…這是什麼啊?」 學長露出笑容,「學妹妳的行情不錯,哈,剛註冊就有人丟妳訊息 了。」 小淨忙問到,「不要亂說,我又不認識這個人,現在要怎麼辦呢? 」 學長說,「妳按住Ctrl+R 就可以回訊息了。」 小淨緊張的說,「那我應該回什麼訊息呢?」 學長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,「通常看到女生的暱稱就丟訊息的人都 不是好人,所以我們要給他們一點教訓。」 說完,學長用極快的速度在回訊息欄上打入滾!色狼!』 正要按下Enter的時候,被眼明手快的小淨抓住了右手, 「學長!你好過份喔。」小淨生氣的說。 「哈,這可是一個機會教育,這種人在網路上很多,要小心。」 學長努力擠出語重心長的樣子,對小淨說到。 「嘻嘻,那,學長你也很喜歡玩網路嘛,你是不是也是這種人啊? 」 「ㄟ…學妹真是前途無量,怎麼快就學會伶牙俐齒了,呵呵,也好 ,妳既然有這麼靈活的嘴巴,也不怕人家來害妳了。」 「這個自然。人家怎麼會捨得侵犯我這麼可愛的小妹妹啊。」 小淨露齒一笑。 學長比著螢幕,迴避了小淨甜美的笑容「哈,別急著自誇,人家等 妳水球等了好久了,也可以不要理他,看妳決定囉。」 小淨一邊艱苦的盯著鍵盤找字,一邊回答到,「怎麼可以不理他? 要回訊息才是禮貌吧。」 『★Gina:嗨嗨!』 對方的水球很快就傳回來了。 『★cliff:嗨嗨嗨,妳還是新手嗎?今天剛註冊?』 『★Gina對…我打字很慢』 『★cilff:沒關係,人都有第一次嘛。』 這是小淨第一次與人在BB上丟水球,第一次體驗到網路上無遠弗 屆的威力, 雖是簡單幾句話,也讓小淨對cliff這個人,留下深刻的印象 。 cliff並不像是學長口中所說得壞人,色狼。 每次在站上碰到,他總是先禮貌的跟小淨打招呼,然後聊許多輕鬆 話題, 學校或是社團裡發生的事,在cliff的口中,往往變得愜意而 快樂。 他總是很有耐心的等著小淨,慢慢的搜索鍵盤,久久才回一次訊息 。 小淨也把他當成一個很好的朋友,每次有什麼事情,都一五一十跟 cliff報告, 若是站上不見他,也會用信件的流通,來傾訴她的感受。 而每封信,她總是記得替自己備份,cliff就像是小淨日記的 一部份, 她寄給他,也去重溫自己大學一年級的每件喜怒哀樂。 而在不短的半年時光後,小淨也漸漸清楚了cliff的背景, 跟小淨是同一個縣市的大學生,比她大一歲,現在大二。 往後的歲月裡,小淨的打字速度漸上常軌,在網路上遇過了各式各 樣的人, 有比她小的國中生,也有大於她的社會人士。 也和網友約出去見過幾次,可是她和cliff,始終不提見面這 檔事。 彷彿是一種很奇妙的默契,不需要見面,卻可以完整交流彼此的心 情。 直到一次,cliff提到了螢火蟲。 『★cliff:最近有一個地方可以看到很多螢火蟲喔。』 『★Gina;真的嗎 ?人家要去~ 』』 『★cliff:呵呵…好啊。沒問題,我可以帶妳去。』 『★Gina:YA!什麼時候?』 『★cliff:選日不如撞日,就明天傍晚吧。』 『★Gina:明天?』 『★cliff:對啊,接下來幾天我有事情,方便嗎?』 『★Gina:方便…我只是突然想到,這是我們認識這麼久的第 一次見面…』 小淨的心裡,突然激烈的跳動了一下,終於,要見面了嗎? 『★cliff:呵呵,對喔。我想我們也該見面了。』 後來,他們約了見面的地點和所穿的服飾後,一聲明天見,就下站 了。 當天晚上,小淨心裡莫名的激動著,好像是要見到久違不見的朋友 , 又好像某種寄存內心已久的心願,在明天終於得以實現。 夜裡,她作了一個香甜的夢。 第二天下午,小淨對著鏡子梳洗了很久,因為要去深山看螢火蟲, 所以美麗的套裝派不上用場, 她只能在輕便的牛仔褲白襯衫上,力求整齊大方。 看著她在鏡子前面如此努力的修整儀容,她最好的朋友兼室友,小 麗,搭著她的肩,笑道,「哎呦~~要見男朋友啦,好美麗喔。」 「別亂說啦,我只是要見一個網友。」 「網友?可是前幾個網友,都沒見妳這麼用心啊?難道…」 「什麼難道啊…我跟妳說喔,我要去見那個cliff了。」 「就是那個某大學的學長啊,常聽妳提起…原來啊…」 「對啊。嘻嘻。」小淨對著鏡子,露出她甜美的笑容。 傍晚,小淨穿著潔淨而輕鬆的衣服,在校門口等著cliff, 下午飄過的一場雨,讓空氣裡滲著一股冰涼舒服的氣息。 「請問…妳是小淨嗎?」 正當小淨正閉著眼睛享受傍晚的微涼時,耳畔突然出現這句話。 「是…」她趕忙睜開眼睛。 眼前是一個身高很高的男孩,帶著一副眼鏡,高聳的鼻頭,五官的 輪廓微深, 正當小淨睜大眼睛掃描眼前的這陌生男子的時候, 對方嘴角逸出微笑,「我就是cliff,妳可以叫我小豪。」 「我是小淨。你…你好。」 「嗯,我知道,我們現在出發好嗎?怕螢火蟲不等人。」 「好啊。」小淨接過他的遞來的安全帽。 坐上了他摩托車,小淨的心情,突然陷入一片空白。 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眼前的男生並不算帥,可是卻給小淨一種很舒 服的感覺,並不是吸引力,更不是驚艷。 而像是一對相識很久的朋友,因某事而分開多年。卻在無意間,相 遇於咖啡廳裡,那種喜悅,那種溫熨著心底的舒泰。 車子穿過了大馬路,在往山區的路上奔馳,天邊被夕陽的餘暉染成 霞紅色。 耳邊是獵獵的風聲,蜿蜒的山路上,與即將來臨的月夜,組成一種 寧靜的美感。 「對了,小淨,妳跟我想像得不一樣,沒想到妳真的是一個美女。 」 「什麼?你在說什麼啊…那妳本來把我想成什麼樣子啊?」 「我不知道,只是蠻吃驚的。」 「哈哈,人家也都這樣說,我是小美人魚呦~」 「呵呵,對啊,改天可以一起去游泳喔。讓我見識見識小美人魚的 英姿。」 「真的嗎?你會游泳嗎?可是我學長說,男生邀女生游泳的都是色 龜。」 「哈,色龜。不錯,妳現在落入我的手中了,妳不會覺得我們越走 越深山了嗎?當心,我把妳...嘻嘻嘻嘻。」 「你...你不會想把我抓去賣了吧?好恐怖呦~」 「現在才發現來不及啦。等一下就是我的巢穴了。嘿嘿嘿。」 「沒關係,我會喊救命,只要讓我逃出去,就把cliff這個I D公告天下,天下第一色龜。」 「哈哈,妳還敢威脅我,覺得這裡有公車嗎?」 「應該沒有吧,色龜。大色龜!」 「妳還叫我色龜!我現在把妳放下,看妳怎麼辦?」 「我會迷路,我會哭,我會在每棵樹上刻入『方文豪(cliff )是色龜,誘拐良家婦女。』 讓每個來爬山的人認識你,嘻嘻」 「妳…算妳狠。哈哈。」 說完他們兩個都大笑起來, 漫長的山路,在他們這些簡單又好玩的對話裡,漸漸的步上尾聲。 夜,已經佔領了整坐山頭。 cliff,小豪,打亮了車燈,夜晚的山並不沈默,周圍不時傳 來陣陣蟲鳴,蛙叫 自然而逗趣,讓人聽了心曠神怡。 「小豪,走了這麼久了,還沒到嗎?」小淨試探性的問道。 「其實,我們現在就在螢火蟲堆裡囉。」 「真的嗎?怎麼都沒看到。」 「既然敢懷疑我?那就讓妳看看吧。哈哈。」剛說完,小豪立刻切 掉了車燈。 才剛關掉車燈,原本黑黝黝的道路兩旁,像約好了般, 同時閃爍出一堆堆的碧綠色的螢光,有如幽綠的繁星無聲靜謐的舞 著。 讓人彷彿置身幻境。 「哇~~~好棒喔~~~好美好美~」小淨大叫起來。 「漂亮吧。」小豪笑著說。 「是真的很漂亮。」 「可是,不知道為什麼,這讓我好想哭。」小淨輕輕的說著。 「別太激動,我現在要開燈囉,夜晚的山路沒亮燈是很危險的, 等一下,我們到一個定點後再慢慢欣賞。」小豪說。 「嗯…」小淨偷偷拭去了眼角了淚水。 是感動嗎?還是一種幸福的感覺?讓她變得這麼的善感。 終於到了那個定點,小豪在一棵大樹下停了車,眼前是深深的山谷 ,背後是高聳的山壁。小淨快速的跳下車,奔到附近的草叢裡,蹲著 ,癡迷注視著那些綠色的小光點,緩慢的游移,在空氣裡畫出一條條 美麗的弧線。 小豪跟在她身後,笑了笑。 「很美吧。」 「好美,在這裡,就不想回到那吵雜的都市。」小淨沈醉的說。 「呵呵,現在是晚上七點,通常晚上六點到八點是螢火蟲最熱鬧的 時刻。所以,我們剛好見遇到螢火蟲的夜PARTY了!」 「嗯…看到這些,總會讓我想起小時回憶,祖母搖著扇,全家聚在 一起的夏季夜晚。」 「這時候還得來盤西瓜,涼涼的夜風,滿天的星子。」小豪笑著接 口。 「再加上跑來跑去的小孩子,說著趣事的大哥,說著往事的爺爺。 」 「哈哈,別忘了加上飛來飛去的滿天營火蟲。」 「對啊對啊,真棒。」小淨轉過頭,兩人相視一笑。 小豪輕輕的拍了拍她肩膀, 「我們再看一個更精彩的,跟我來。」 說完就邁步往前走去。 小淨跟著他,「什麼更精彩的啊?」 走了大概一百公尺,小豪停住腳步,回頭說到 「現在,妳回頭看剛才我停車的大樹。」 「咦?」小淨依言回頭。 「哇哇哇~~~」小淨用手摀住嘴,被眼前的美景嚇住了。 整棵高聳的大樹,滿滿的盡是螢火蟲,絢麗華美的螢火蟲之光,包 圍著大樹,緩緩的滑動。 像是被森林祝福的綠光聖誕樹,這麼的美麗,又這麼的神聖, 在此刻,夜的森林,尊貴而優雅的矗立著。 就在小淨驚嘆的時候,小豪走到一旁的樹叢裡,雙掌合抱,抓了一 隻螢火蟲。 「諾,給妳。」 「啊?」小淨小心的用兩手接下這美麗的禮物。 「很漂亮喔。如果妳往裡面看去的話。」小豪說。 小淨小心翼翼的將雙手張開一條縫,臉頰湊上,望向手心裡面,泛 紅的掌心,在螢火蟲照 耀下,變得好溫暖,好溫暖。 突然,緊盯著小淨的小豪,雙眼露出一片癡迷。 因為眼前,將面頰輕倚在雙手之上的小淨,竟是如此的美麗。 尤其是手掌裡散出的微光,照的她紅撲撲地雙頰,更顯嬌豔。高貴 而動人。 「妳好漂亮。」小豪情不自禁的脫口而出。 「咦?真的嗎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